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當前位置:主頁 > 學術研究 > 文論集錦 > > 正文 >

花棚下的民居建築特色 ——記建甯羅源村民居古建築

2019-02-12 15:46 | 劉曉迎 |
“花棚下”是羅源村的美麗別稱,而羅源村則隸屬于建甯縣的黃埠鄉。說起“花棚下”的來曆,有一個真實美麗動人的故事延續至今:明代時,村民黃嶽生捐糧赈災,被當朝皇帝頒旨褒獎,建“迎旨亭”(貌似花瓜棚),從此別名“花棚下”。與美譽“花棚下”稱道的還有明清以來的民居古建築:古祠堂、古廊橋、古戲台、古廟宇、古民居等。
曆史悠久的中國,土地遼闊,文化遺産極爲豐富。在建築文化遺産中最大量的,與廣大民衆生産生活密切相關的傳統民居,也同樣非常豐富。地處閩西北的羅源村明清古民居,雖經風雨滄桑,仍爲村民所使用,其中不乏優良的傳統精華,藝術精湛,是不可多得的珍貴遺産。
花棚黃氏大祠堂
在長江以南地區,祠堂建築遍布各地,是傳統民居建築中的奇葩之一,它與社會、曆史、文化、民族、民俗有關,又與儒禮、道學、陰陽五行等思想學說有密切聯系。
在民居設計中,祠堂或祖屋是建造房屋時首先要考慮的內容。古制規定:“君子將營宮室,宗廟爲先,廄庫爲次,居室爲後。”宋代朱熹所著《家禮》一書就有“立祠堂之制”,規定“君子將營宮室,先立祠堂于正寢之東,祠堂制三間或一間”,說明古制對祠堂之重視和限制。羅源村花棚黃氏大宗祠便是如此。
該祠堂坐落于羅源村中坊劉家坪,原爲劉氏地基,黃氏買下並在此修建宗祠。祠堂坐東朝西,占地800多平方米,由門樓、月池、大坪、上中下三廳(下中廳天井、中上廳兩小天井)組成,正堂兩側設廂房、回廊,酒樓,南北封火罩牆拱衛。門樓靠南朝西,祠堂大坪門朝北,祠堂正門朝西,由祠堂正門到門樓,需從北門繞出,經大坪與月池之間小路才能到達門樓。
該祠建于清乾隆三十一年(公元1776年),由族人黃德暢爲建祠綜理,合全族之力,曆時五年,于乾隆三十五年竣工建成。此後,一九九三年又修葺至今。
整座祠堂呈徽派建築風格,外牆青磚砌成,左右馬頭牆,這是風水觀念中的象征和壓邪思想,所謂馬頭牆,就是將山牆牆頭部位做成台階式蓋頂,在蓋頂之前沿部位,使牆頭上翹成似馬頭形狀,稱爲馬頭牆。此馬頭牆還有一講究,即山牆做成馬頭形狀,說明該姓家族中曾有人中舉。武官用馬頭狀,稱馬頭牆,文官則用印章,方形,稱印石牆。實際上,山牆做成馬頭牆或印石牆,是顯示住戶家庭中舉,有朝官的一種用建築表現的炫耀方式,老百姓家只能用雙坡屋面。
門樓牌坊式建築,磚雕式樣精湛可陳,以四根條石爲柱,方形大門,雕磚本色烏黑,紋飾彩繪斑瀾,質地如鐵,門框以青石磚鑲嵌,顯得肅穆莊嚴、高大氣派。浮镌皆爲龍鳳呈祥,鶴壽延年,荷、梅、牡丹,猴、祿、人泛舟等精美圖案。給人醒目的是門樓正中楷書“簪纓奕世”,其後篆書“理學淵原”,點出了族人心中的理想和追求。整座門牌坊被家族賦予了深刻的文化含意。簪纓是借代官帽上的飄帶,矢世是希望世世代代出官員,含意明顯。其正門上的許多飾件,在裝飾、花紋、樣式、動植物等方面也有吉祥講究,都被家族審美觀所主宰,體現出黃氏族人的習俗、愛好、願望和審美觀念,從而表現出豐富多彩、含蓄得體、藝術和實用的結合並寓有深刻的文化含意。如船形門樓意味著:事業發達,幸福平安”,飛檐翹角意味著:鎮火消災,趨吉辟邪等。
由門樓進入祠堂,沿著彎彎月池的小路由西向北,可進入大坪北門,便可見到圍牆正中栩栩如生的彩繪麒麟神像,站在大坪眺望玄武前方,方才明白大門牌坊爲何設于此向,因爲前方的地理位置前景廣闊。大坪200余平方米,可容數百人。由大坪看向前廳(下廳),面闊五間的前廳,大門、側門、門柱楹聯,讓人不由感到既簡潔又莊重,“養育恩似海,積善孝當先”更是點出了該祠堂的設立目的。正上方的祠匾“黃氏家廟”四個大字,即使是在遠處仍能瞧得清清楚楚,加上左右的“文魁”、“亞魁”牌匾,讓人強烈感覺到族人的不懈追求:非耕即讀。
由前廳進入便是回廊,四周幾塊石碑豎立著,諸如“祠褒示碑”、“義倉碑記”等,兩側牆上貼有黃氏來源、郡望、堂號及黃氏世系、曆代名人等介紹。跨過天井,到達中廳,廳內四根大金柱上楹聯耀眼,其內容引人深思:“守松真俊才八景詩文傳後世,君贊是榜樣三高旗織照千秋”、“傳家無別法非耕即讀,裕後有良圖惟儉與勤”,上方橫匾更是符合祠堂氛圍:“敦睦堂”。由中廳來到上廳,門楹仍讓人駐足思源:“潢川黃姓根支分支發,花棚井公裔真脈振傳”,上方“祖之光”讓人仰慕不已。
神龛曆來是祠堂的重要部位,這裏彙聚著家族的先祖神位及先祖畫像,是每年家族祭祖谒祖的場所,這裏還有著一塊明朝正統年間家族世代留傳下來的木制“義士匾”:
 
敕  福建邵武府建甯縣  民 黃嶽生
國家施仁政養民爲首,爾能出米一千石,用助赈災,有司以聞,朕用嘉之,今特賜獎谕勞舉酒旌爲義民,仍免本戶雜訊差役五年,尚允蹈忠厚勵鄉俗用副廷褒嘉之意欽哉    故敕   正統六年九月十二日
 
不得不承認,家族中有了這塊“義士匾”,是祖宗積德、後代有爲的榮譽和顯耀,這是“聖旨”,至高無上,光宗耀祖。
神龛上供奉著花棚黃氏始祖至二十一代諸多先祖之神位,享受著子孫後代的香火祭祀,代代相傳,延綿不絕。
有意思的是,中廳的木結構與上廳的木結構不同,中廳是擡梁式結構,而上廳則是穿鬥式結構,顯然是重修過的改變。黃氏族人告訴我,一九九三年台胞黃文鼎(道清)回鄉谒祖投資修繕的。
整座宗祠無疑是村中最亮眼的建築之一,無論是雕飾還是彩繪、動物花卉、人物,皆是精品,令人贊歎不已。
古廊橋
羅源村有“魚山湧浪、碧沼秋月、畫橋曉鍾、龍井濚波、翠圍夜笛、雙峯揷筆、銀瓶夕陽、小砦列屏”八景,廊橋無疑是其中不可缺少的風景元素之一,如“畫橋曉鍾”。說起水口廊橋,始建于清雍正十一年(公元1733年),距今有283年曆史了,1993年、2017年兩次修繕,今廊橋面貌煥然一新,穿村而來的溪水
從橋下流過,是村中人們的出入通道,因緊挨著龍湖廟和古戲台,俨然這裏就是村民休閑酬神唱戲的絕佳場所。
水口廊橋爲單孔石拱廊橋,橋身長16米,橋寬3.9米,橋孔跨10米,矢高5.6米。橋拱由花崗岩條石支砌而成。橋面由花崗岩石塊鋪設而成。橋東南兩端連接古道,現在是當地村民生産生活通道。
難得的是,該橋還是一座二層木廊橋,一層兩頭連接古道,二層則是鎮水護橋的神龛“水月閣”,供奉著觀音菩薩。相傳,水月閣始建于留公手上,但從何處引入觀音,現已無從考究了。觀音供在水口廊橋水月閣內,意願觀音不僅能鎮水護橋,還能夠保佑整個村落子孫萬年香火,世代永受恩澤。
水月閣是水口廊橋的亮點之一,上至閣前,一副門聯氣勢不凡:“水流龍井綜南海,山繞日月拱北辰”,跨入閣內,頭頂爲八方九層藻井,雖無花紋、雕刻和彩畫裝飾,卻顯莊嚴肅穆。再看神龛內的觀音,右手抱有嬰兒,俨然是一位送子觀音,爲的是保護子孫能夠瓜瓞綿綿。
羅源村村莊不大卻很獨特,尤其是村水口,其風水獨特,是因爲村口由象山、獅山和魚山三座山構成,鎖住水口,攔住風水。又由廊橋、古戲台和龍湖廟形成人、神、橋布局。
象山,位于水口廊橋的東邊。由于橋長約40米,爲象的鼻子,橋面寬敞的橋面可過車馬,兩邊還設有木座長椅。橋旁的“龍湖廟”是象的左牙,廟王爺叫福善王,他永保羅源平安吉利。象的右牙因26億年的高齡,掉落在東溪中,截流成埧,形成壯觀的瀑布,飛奔而下。這只象威武高大,善良可愛,終生守住羅源水口。
水口廊橋的西邊是獅子山,與象山相望。獅山前面有“龍井”,它是獅子的口,龍井不大,約2平方米,水不深僅1.5米,但井水清澈、微甜。相傳,這口井很神奇,百人挑不幹,千人飲不盡,井水不升溢出,也不下沉枯竭,永遠保持同一水位。故村民視它爲神井。
魚山,在水口廊橋的外側,站在小溪旁,也叫水口山,它的頭和獅象二山鼎足而立,是一條栩栩如生的大鯉魚,遠觀身上披滿了鱗甲,搖頭擺尾十分悠閑地在水潭中遊來遊去,不時還掀起浪頭,探頭窺視羅源村景。
三山守水口,離不開廊橋,也離不開龍湖廟。
龍湖廟
坐落于水口與古戲台相連並與廊橋組合成完美景觀的龍湖廟,始建于永樂甲午十二年(公元1414年),無疑,它是羅源村民的重要信仰場所。廟裏供奉的福善王歐陽祐,有著“明應威聖廣佑福善王”、“明應威聖英惠福善王”的封號,其夫人範氏也封爲“昭甯慈應聖懿英淑妃”。廟中兩位主祀之外,兩邊還有四位副祀,爲福善王之太子及太子夫人。龍湖廟由三世主留公發起興建,承香火于邵武的龍湖村。花棚黃氏族譜明確記載曰:水口則有廟焉,斯廟也,維我祖在邵武龍湖則有廟,則繼龍湖廟神祀之也,溯自建廟之始羅源一坊衆姓則保平安。因花棚黃氏祖先來自于邵武龍湖,本村有龍湖廟。自龍湖廟建立之後,324年平安鼎盛,可是到乾隆乙酉三十年(1765年)三月十三日,因龍湖廟旁邊的橫屋起火,引起燃燒,整座廟被大火吞沒,導致一座雕梁畫柱雄偉恢宏的廟宇全部燒毀。之後,全村族人慷慨解囊重建此廟及橫屋,仍就煥然一新,並建有戲台。每年八月初三定然演戲,以慶祝神靈的誕生。
龍湖廟供奉的神靈是福善王歐陽祐。歐陽祐,隋朝洛陽人,原是隋朝溫陵太守(今福建泉州),後來在邵武大乾近溺亡,葬于大乾山。民間對他的傳說甚多,其中之一是赈災濟貧傳說(廟碑文):1300年前,大乾、中坊、和光澤等地鄉村洪水頻發,民不聊生,溫陵太守歐陽祐受隋炀帝指派,到這裏赈災,太守到此後不久,組織抗災恢複了生産,出現往日生機,接近尾聲時,歐陽太守在一次乘坐木船搶運赈災物質時,木船被風浪襲卷翻船,不幸遇難,年僅42歲。後來,百姓感念歐陽太守爲人與事迹,爲他建廟奉祀。傳說還有許多,都是爲民做善事故被立廟奉祀,由這一點可以看出,地方神靈被奉祀,源于有恩于當地民衆,當民衆接受其信奉時,將願意受其保護並享受香火祭拜。
古戲台
自古以來,許多鄉村酬神唱戲似乎是不可分離的,加上廟會遊藝熱鬧無比,羅源村的古戲台也不例外,與龍湖廟相對面,人在看戲時,神靈也在看,同欣賞,同歡樂,共生同存,相得益彰。
古戲台位于小溪旁,戲台由六根大木柱、五根大橫梁搭架而成,在村中一級的舞台來說,面積不算小了,台面甚寬。台後化妝間壁記內容顯示,多是江西贛州、瑞金的采茶戲團到此演出;二層休息室、居室等應有盡有,是個十分不錯的演出場所。在黃氏家廟的大坪圍牆上有著麒麟神像,我們發現在古戲台背景牆上也出現麒麟神像,這絕不是巧合,只能是家族特有的崇拜圖騰,或者說是家族標志,族內人一看就明白,是家族的公共設施標記。
從戲台的建築結構看,是個規範的戲台,台面寬廣,視野極好。由于建于小溪邊,與廟宇極近,爲了充分利用溪道,故將戲台做成吊腳樓式,台上出將入相,台下長歎短噓,空間鑼鼓铿锵,地下溪流汩汩,好一幅看大戲圖,人演戲人看戲、神也觀戲。
古民居
說起羅源村的民居建築,初觀並無特別之處,雖說村中地勢略顯寬敞,但水抱之勢較弱,由黃生賽大山下的來水,注入上坊塅水田。流出後進入一條大水溝,其水流入黃氏宗祠門口。又有一條水溝流經井坑屋前石階腳下,流入大塘塍新屋下池塘邊,又流入廊橋戲台下,進入瀑布出口。村莊西面沒有大水溝,僅有小溝將水排入水口廊橋上遊,與東面大水溝合成一股水流出廊橋。盆地雖然前方有案山橫擱,但青龍不高。總體地形如同堪輿風水的羅盤,這也是羅源村名的來曆。難得的是,玄武之靠是最大的福地,來龍雄壯氣勢厚重,其村落風水極佳。故此,民居建築依山就勢,沿溪而建,構成了羅源村的民居布局。
村西南邊小山的空曠坪地上,先祖曾經在那裏修築房屋,稱爲“上土樓”,現已經成爲廢墟遺址。盆地另一側的古村民居,明清以來的100多座木構屋散落其中,或依山就勢、沿坡築屋,或沿溪缭繞、相對而居,還有的自成四合院,前有池塘,屋有後垅,遠眺木屋星羅棋布,村道沿屋伸展,水道相隨,間或花木果樹其間,清風徐徐,彌漫著田野之香味,好一個世外桃源之處。
居高之處,村人告訴我,最上方的古民居叫做井坑老屋,是黃氏三世祖留公于明永樂年間(1405年)所建,距今600余年,由于年代久遠,早已無人居住,瓦破牆塌已成危房,剩下大屋遺址。
走近井坑老屋,半月牙形池塘映入眼簾,面積不大。老屋坐東朝西,四合院圍屋,大門設于一進西南角,一進面闊七間,中間大坪,兩側廂房,各爲三間,依地勢逐步升高,二進面闊七間,正中五間高于大坪三個台階,二進屋後角老井兩口,井水清甜。老屋雖已殘破,但殘余的雕梁畫棟、精細窗雕、等仍然精美,不難看出,開村第三代就能起此大屋,相當不容易,說明此地能生財、聚財,也說明黃家人勤勞能幹,致富有道。
古老相傳的民居建築,其特征能反應出與民衆的生活生産方式、習俗、信仰、審美觀念密切相關的特征。以井坑老屋布局來說,平面形式豐富,空間組合多變:前堂後寢,中軸對稱,正廳兩房,主次分明,院落相套,規整嚴謹,外部或高牆(屋)或封閉圍牆,內部則是院落、廂房,形成一種外封閉、內開敞的布局形式。
由此井坑老屋依次而下,便是自由靈活,高低錯落,與自然環境協調的成片民居木建築,古訓雲:新屋、後輩子孫屋不能高于先輩屋,所以井坑屋最高。百余所木屋沿南北走向分散于盆地中,逐步依坡而下,大部分都是跑馬屋。所謂的跑馬屋,是閩西北常見數量最多的民居之一。
村中老屋大部分都是木構建築,以木頭爲主、因地制宜的木結構樓房,本著就地取材、節約成本的原則,適合以耕爲主的農家生活。早先村中房屋怎樣,我們已不知曉,第三代就能起大厝,建造四合院,已能說明建造技藝相當高超。從造價低廉、適應山區生活,並能克服複雜地形、解決多雨潮濕環境、靈活多樣延續至今的木構建築大量是跑馬屋來看,大部分民居都選擇了跑馬樓建築樣式,證明了此種民居的生命力。因爲它的建築形式可以是多種多樣的,常見的有一字形、曲尺形、凹形和回字形等;層高一般爲兩層,一層設爲廳堂、廚房、雜物間及畜廄、廁所,二層爲臥室、倉庫等;因其具有“幹欄式”幹爽、防洪、通風、避潮等特點,又有對方形土樓“簡化”、“開放”後簡單易建、省工省料的實用,故受到山裏人家的青睐,閩西北各地均可見到它的身影。
村中有特色的建築,就是規劃有序、自成一景的谷倉了。谷倉對于村民來說不可缺少,大部分的村落,谷倉都建在自家院落附近或家中,既方便又安全。從安全的角度說,對于集中而建的谷倉群,卻不擔心失盜,這是淳樸的古老風氣使然,人們覺得安全無恙。此外,也能最大限度地使用曬谷場,而不必家家備有曬谷場。現今看來,整齊劃一的谷倉確實是一道不可多得的山村風景。
村中的木屋除了跑馬樓外,許多新建樓房出現在盆地中,從居住舒適的角度說,這是時代前進和發展的步伐,不可能不建,只是要在規劃的允許下方可,否則,古老村落的古建築群將不複存在,更談不上有效保護了。
當下,古村落的古建築已不多,閩西北各地情況都差不多,因此說木構建築極爲珍貴,走在彎彎村道上,目睹無人居住的古老木屋、院落、石磨石臼,及一些廢棄的風車、扮桶、犁耙等,這個以耕讀爲生的村莊,要改變成當下美麗的村莊,與自然和諧,還需要大家共同努力,不負先賢們的理想和追求,達到新時代的文化境界。
 
(責任編輯:三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