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當前位置:主頁 > 學術研究 > 文論集錦 > > 正文 >

提升三明文化軟實力,增強山區城市競爭力

2019-03-04 16:05 | 三明市博物館 |
學習《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三十講》之第十八講“推動社會主義文化繁榮興盛”之七“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結合三明實際有感:
文化軟實力集中體現了一個國家基于文化而具有的凝聚力和生命力,以及由此産生的吸引力和影響力。(習語)
文化軟實力是大到一個國家、中到一個地區、小到一個城市綜合競爭力的重要組成部分。黨的國家領導人和黨的代表大會都有精辟的論述。如黨的十七大報告中指出:“要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興起社會主義文化建設新高潮,激發全民族文化創造力,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已提高到了國家戰略決策層面。無疑,傳統管理型的城市理念在進入當今經營型的城市理念轉變過程中,經營就意味著競爭,而城市之間的競爭,不僅僅是經濟的角逐,同時也是文化的較量。
不論是經濟角逐還是文化較量,文化軟實力的強弱都是城市品位和競爭力的衡量標尺。因此,對于處于新一輪開發強勁有力的三明來說,如何提升文化軟實力,增強城市競爭力,搶抓機遇,跨越發展,趕超進位,後發崛起,是值得大家深思和研究的問題。
一個國家與地區的綜合實力不僅僅包括經濟、科學、軍事等方面表現出來的“硬實力”,也包括由文化、價值觀、社會制度、發展模式的國際影響力與感召力所體現出來的“軟實力”。而文化軟實力,這裏則是指軟實力中的與文化相關的部分,包括核心價值觀的凝聚力、文化品牌的創造力、文化形象的親和力、文化環境的吸引力等方面,它們共同構成文化軟實力的綜合效力,既是一個城市在發展競爭中爲之努力的進程,也是一種自身不斷追求的完美目標。
客觀地說,改革開放以來,三明與沿海一些發達城市相比,綜合實力的提高仍然相對落後,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其中一個重要的方面是文化發展的相對滯後,表現在文化基礎建設、文化隊伍建設、文化産業發展等等方面,其中還有一個更重要的是作爲城市的主體——人的現代化的思想觀念所要求的諸如創新開拓精神、拼搏冒險精神、團隊合作精神、包容共進精神的不振,是制約城市發展的深層次原因。憶往昔,面對新一輪崛起的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我們沒有理由再次與機遇擦肩而過,失之交臂。故我們要進一步解放思想,更新觀念,把提升文化軟實力作爲增強城市競爭力的動力之一,落實到目前城市發展的具體目標中。
三明有著悠久的曆史文化,建市以來,幾代曆史文化工作者辛勤工作,付出了今人爲之贊譽的努力,並取得了可喜的成果,但如何將前輩所研究的成果轉化爲激發城市創新的活力和城市核心競爭力,就是現在要去努力做的文章。
 
一、制定文化發展戰略
首先,政府在文化軟實力建設中,責無旁貸的處于主導地位,因此要發揮政府的主導作用。通過政府各部門的主動作爲,諸如制定政策,統籌規劃,把握城市文化發展的戰略和方向。
所謂文化發展戰略,是指一個城市文化發展帶有全局性的架構安排,通常是重點與一般、先行與緩辦、亮點品牌與鋪墊項目等有機統一。以我市來說,繼續打造閩學文化品牌,就是一個戰略重點。但同時也要投入一定的物力、財力、智力,努力打造將樂楊時廣場、“程門立雪”典故,沙縣羅從彥“豫章公園”,明溪“儒園理苑”、紫雲閩學村,尤溪朱子文化城、紫陽公園,市區十裏閩學文化長廊等在省內外已享有一定知名度的文化品牌。通過成立機構(如三明市閩學研究會、三明市閩學研究中心等)、學術研討(朱熹、楊時、羅從彥誕辰祭祀慶典等)、出版專論《朱熹大辭典》、《楊時文化大典》、《豫章文集》、《朱熹詩選365鑒賞》等)、文化旅遊、文物保護、演藝造勢、影視媒體等多種活動方式,使它們與閩學文化共同形成一種“集約”式的文化“團子”,産生一種始終激勵人心的主軸效應。紅色文化、客家文化、綠色生態文化等亦都如此。政府的作爲就是運用手中的行政資源予以指導及推動,並通過職能部門、民間社團組織和企業(個體)共同參與實現戰略目標。
 
二、大力培育提升文化軟實力的各種平台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2017政府工作報告》中說到,發展文化事業和文化産業相關內容。需要明確的是,文化産業的內涵是文化,外在形態是産業,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文化産業既有意識形態屬性,也有商品屬性。因此,以文化産業的升級推動城市軟實力的提升,最根本的就是要抓住文化産業的本質屬性,在經營性和公益性上做好文章。
文化産業升級要注重經營,以品牌項目帶動。要像抓工業項目一樣抓好文化産業項目,根據市場需求,結合城市特點,搭建文化産業發展平台,培育更多知名文化品牌和特色文化産業優勢項目。
(一)文化産業發展平台
文化産業要加快發展,當下正逢其時。從整體上看,應對“後危機”時代,我國經濟社會將進入到轉變經濟發展方式,調整産業結構,走資源節約型,環境優化型之路。對三明來說,原先的經濟發展程度遠不及沿海發達城市,資源節約、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的矛盾不是那麽尖銳,産業布局中還有很大的綠色、低碳空間。前幾年文化産業加快發展,“一縣一品牌、一縣一園區、一縣一實體”的文化産業發展格局已初步形成,全市的文化産業增加值從2010年的19.72億元增至2015年的47.96億元。
因此,在我市大力培育支柱産業,做強做大新能源、生態農業、綠色環保與旅遊觀光等新興産業的同時,十分需要給文化産業,特別是高科技與文化創意産業,在全市經濟社會發展的總體規劃和布局中留予一個大的發展空間,最終使之成爲經濟增長的一個新亮點。當然,這裏既要有政府作爲公共文化事業部分的投入,同時更多的應該是市場化運作,即通過政府的公信力、號召力和政策效應,大力鼓勵企業和社會資本投資參與。
此外,發展文化産業要注重繼往開來、兼容並包。城市的發展是承前啓後的,文化産業要具有本地獨特的風格與氣質,必須依托並植根于當地文化的土壤。因此,要注重紮根本土曆史文化,結合當前的文化現狀,深入挖掘當地的客家文化、紅色文化、閩學文化、曆史文化、名人文化、生態文化、民間文化等,通過內容、形式、技術等方面的繼承創新對其進行整合、利用,使其煥發出蓬勃的生機與活力。
因此,堅持以“一縣一園區、一縣一品牌、一縣一實體”爲抓手,全面激發創新活力,培育創新意識,倡導創新精神,推動全市文化産業朝規模化、集約化、創新化方向發展。
1、發展特色産業,優化文化産業區域布局。立足本地資源特色和産業基礎,制定産業發展中長期目標,使之構成每一地方1-2個優勢文化産業帶。
2、促進園區建設,增強文化産業集聚效應。本著主業突出、功能明晰、規模適度、配套完善等要求,不斷完善文化産業園區(基地)的規劃布局,如泰甯丹霞文化産業園、閩台(永安)文化創意産業園、沙縣小吃文化産業園等。
3、培育龍頭企業和示範點園區(基地),提升文化企業綜合效應。通過強化主業、多元經營、資源整合等措施及投入,實現國有文化企業如三明市三歌文化傳媒總公司、三明新周報等,實現整體規模、經濟社會效益、品牌影響行業地位大幅提升。如尤溪朱子文化園、泰甯明清博物苑等。
4、擴大有效投資,促進文化與相關産業融合發展。圍繞科技創新、業態創新和模式創新等,策劃實施一批文化産業重大基礎建設項目、文化內容産業項目、文化遺産保護利用項目和文化消費項目,促進文化與科技、旅遊、電子商務、互聯網+等相關産業融合發展。如沙溪十裏文化長廊、中國(永安)竹天下文化旅遊産業園、沙縣文化創意創新創業園、文化名村整體保護與開發等。
5、引導並健全市場體系,積極拓展文化消費。要充分利用並完善市場中介、融資信貸、節慶會展、人才培養、市場監管等服務平台,爲文化産業發展營造良好環境。同時,加快培育發展圖書報刊、電子音像制品、演出娛樂、影視動漫、書法美術、工藝品等産品市場,大力發展文化産品拍賣交流、評估鑒定、演藝經紀等中介示範點建設,促進文化産品和各種要素合理流動。如三明林博會、莆田藝博會、廈門文博會等。
(二) 文化藝術優秀作品創作生産平台
當下,三明的文化有許多,如蘇區文化、客家文化、森林生態文化、閩學文化、城市工業文化,還有現代移民文化等等,文化之多令人眼花瞭亂,卻不知特色在哪,也難以見到讓人喜聞樂見的優秀作品,盡管都是本土化的題材。因此,要推動文學藝術體裁、題材、形式、手段和文化觀念、內容、風格、流派創新,發揚學術民主、藝術民主,營造積極健康和諧的創作氛圍,就需要一個適合三明實際的優秀文化精品創作平台。
1、建立文藝集群品牌平台。文藝工作離不開“創、研、用”三字訣,因此要出好作品,需按照現有的“五個一工程”和省、市“百花文藝獎”“社會科學成果獎”來指導規劃文學藝術創作生産,並完善評價激勵機制,對在國內外獲得大獎的作者和正能量的優秀作品進行重獎。
2、打造一批特色文藝示範基地,組織藝術力量整體推進。如三明詩群品牌、翰墨閩江遊書畫集群、三明戲曲藝術集群(地方戲)、木活字印刷基地、文學創作基地等,立足基地建設,引領作者身心愉悅創作,多出作品佳作,擴大集群影響力和知名度。
3、挖掘地方特色資源,擴大三明特色文化效應。三明作爲唐宋以來開發的區域,已經積累和沉澱大量文化、藝術、技藝等資源,僅市級以上的非物質文化遺産項目已達5634項。其中,民間文學1217項、民間戲曲116項、民間曲藝49項、民間音樂331項、民間舞蹈86項、民間美術287民間手工技藝694項、民間信仰641項、歲時節令491項,遊藝、體育與競技96項,民間雜技20項,等等。如何發掘、研究、出作品,真得需要組織起來,成立平台機構,引導作者圍繞品牌創建活動,最終“講好三明故事、樹立三明品牌、體味三明特色味道。”
4、廣泛開展對外交流,擴大三明文化知名度、影響力。
三明是個移民地區,唐宋以來,這裏彙聚了黃河流域、淮河流域和長江流域的諸多文化與移民,其文化的碰撞與演變,成爲今天三明文化的基石。南宋以後,伴隨著三明客家人的遷移四方,三明客家後裔今天已遍布世界各地。這是一大潛在利用資源,如何挖掘這一資源,前期都做了大量有效的工作,也取得顯著的成效。但如何繼續有效地運作,文化的交流與合作應加強,這就要求三明特色文化要走出去、請進來。“走出去”要組織,“請進來”要建好文化交流基地,如朱子文化園、永安複興堡、大田連氏大宗祠、甯化巫氏紀念堂等等。
(三)文化遺産保護利用平台
說三明的文物資源十分豐富,與長江以北相比,似乎微不足道,但關起門來說卻也品種豐富,十八萬年前的舊石器遺址、晉以來的古墓葬、還有唐宋以來的古窯址,及衆多的古崖石刻、紅色革命遺址、名人舊居古建築等,不敢說遍布各地,卻可以娓娓道來:登記在冊的文物點近五千處,館藏文物兩萬余件,民間文物尚未統計在內。
論曆史較久遠的考古發掘重大發現,首推萬壽岩舊石器時代文化遺址,其重大發現位居2000年全國十大考古發現之首,18.5萬年文化堆積層的發掘及鑒定,開啓了福建舊石器時代考古新篇章,也是目前華東地區發現最早的洞穴類型舊石器時代早期遺址,距今約3萬年面積達120平方米人工石鋪地面遺迹,爲全國首次發現,世界罕見。重要的是,它是現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國家軍委主席習近平同志親自批示保護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三十多年來,三明各地先後進行了一批重要遺址、墓葬的發現與發掘,出土了許多曆史、科學、藝術價值較高的遺物和遺迹,讓人耳目一新。化石點如1956年首次發現的有明確地點的大宗第四紀18種哺乳動物化石永安寨岩山;1982年甯化老虎洞,出土了24種哺乳動物化石標本,並于2008年從中整理8顆人類牙齒化石;1988年清流縣沙蕪鄉洞口村狐狸洞,采集了一枚晚期智人臼齒化石和17種哺乳動物化石;1988年明溪縣剪刀乾,出土了45種哺乳動物化石,等等。
上述是三明舊石器遺址的大概情況,三明的新石器又是什麽狀況呢?有,不多,卻很重要。2006年在永安市貢川鎮石馬村的胡坡岌發現了新石器時代晚期遺址,出土了一批陶器、石器和陶窯遺址,其中的單體地穴式陶窯的火膛、火道、箅口、窯室、投柴口等,都保存得十分完好,省內是首次發現,填補了省內新石器時代陶窯考古的空白。然而,說到新石器遺址,大家可能都知道閩侯的昙石山遺址名聲在外,現在介紹的明溪南山洞穴遺址一點都不遜色,它也是我省新石器考古最具代表性的遺址之一。1988年至今,考古發掘取得重大突破,磨光黑陶、炭化稻谷、穴居人骨、水窖,尤其是罕見的南山陶藝大量出現,該處遺址極有可能被命名爲“南山文化”。更值得一說的是,經專家對比,“穴居人”頭骨與台灣澎湖發現的亮島人很相似,而“亮島人”被世界考古界確定爲南島語族的祖先,若提取對比DNA的序列,將有利于進一步的研究與確定,無疑該遺址的發現填補了省內史前考古學文化譜系的缺環,具有重大的學術價值和意義。
此外,新石器時代之後,進入青銅時期、三國兩晉、隋唐時期,這一階段,遺址發掘較少,重要的發現主要是墓葬方面,如1993年在將樂永吉村發掘的5座東晉墓葬後,又在同一地點采集了“甯康”、“元嘉”等東晉、南朝年號的紀年磚,由此確定該處是東晉至南朝時期的墓葬群。此後,將樂不斷發現晉朝、南朝紀年墓,如水南“永明四年”(486年)紀年墓、南口鄉溫坊的南朝墓、萬安鎮大布上村的西晉“永嘉六年”(313年)墓、古镛龜山新村的晉墓等,默默訴說著將樂建縣之悠久,是北民南遷進入閩地最早開發的古縣之一,曆史上的“李寄斬蛇”家喻戶曉,“程門立雪”的震撼莫不讓人心生敬意,將樂的地靈人傑八閩爲先。
曆史進入宋元時期,三明境內經濟生産、商貿往來、文化教育、民居建築等領域全面進入繁榮高峰時期,其中,三明的陶瓷業更是迎來了黃金時代,一時窯廠遍地,當今許多令人贊賞不已的陶瓷精品就是從這些窯廠中生産的。三元中村回窯,83米長的青白瓷龍窯省內最長;將樂古镛玉華村擂茶器皿窯址群,其中48米長的橫窠岽一號窯,以生産陶器茶具系列爲主,兼燒一些日用的醬釉瓷器,屬全國首次發現,填補了我國古代窯業産品的一項空白。此外,建甯的瀾溪窯、尤溪的半山窯、甯化的泉上窯、泰甯的新橋東(西)窯、將樂南口的上下窯、將樂的萬全窯、大田的建設窯、梅列的小蕉窯等,猶如群星閃爍、炫目蕩神,留下了三明曆史上最炫的陶瓷精品。
之後,讓我們爲三明的陶瓷考古進行一番梳理吧。現甯化城郊的“江背遺址”處,曾采集到不少的陶器碎片,這些碎片上的紋飾還是豐富多樣的,有藍紋、細繩紋,還有重菱紋和刻劃紋等,據專家判定,此處陶窯年代約在東周至漢代之間。隨著時光的更替,曆史進入唐代,我們在將樂和甯化發現了唐代窯址,采集到醬青釉帶蓋多嘴壺、青釉瓷壺、大海碗等。宋元之後,將樂出現南口上下窯,規模甚大,面積近10萬平方米,創燒年代據專家推測在北宋早期至南宋末,而後則是該窯的鼎盛時期,其産品有各式執壺、茶盞、刻印花碗、盤、瓶、碟等。在三元中村發現的回窯遺址,創燒年代約爲北宋中期,由宋至明跨越三朝。在草寮後山窯址中,一條龍窯基址長達84米,該遺址不僅有較爲完好的構築遺迹如窯基、作坊、淘洗等,還有罕見的窯神祭祀神台神龛。其産品有刻花、印花文字器如碗、壺、盤、罐等,一件宋代瓜棱執壺器現由市博物館收藏。
此外,將樂萬全窯、尤溪半山窯、泰甯新橋東西窯、建甯瀾溪窯,大都經曆了宋時的發展、鼎盛及元明的旺盛、收尾階段,其産品大都以生活用具居多,並輔以其它産品。釉色有中村回窯的青釉、青白釉,將樂南口的青白釉(青白中帶有乳濁感),將樂萬全的青釉,尤溪半山窯的青黃釉、醬釉,泰甯新橋東西窯的青白(豆青)、醬釉,建甯瀾溪窯的青白(泛綠)、醬釉、黑醬等。
明清時期,隨著景德鎮、德化窯的崛起,三明窯處于收尾階段,如永安隴嶺青花瓷窯、大田尤溪青花(白瓷)窯,時間不長,産品較少,最後停燒。
從制作手法及裝飾藝術來看,三明窯經曆了唐時素面的洗禮後,宋代進入極高境界,由裝飾手法名目就可窺其一斑:花口、出筋、出戟、瓜菱、镂、雕、刻劃、貼、堆、印、塑、模、彩繪等。
有著“中國南方的地下敦煌”之稱的宋元時期壁畫墓,是三明的家底之一,也是省內相對集中的地方,這也從另一個側面展示了三明地域當時的繁盛,專家戲稱爲“福建之最、南方少有”的壁畫墓主要集中于尤溪、將樂和三元,數量最多的是尤溪縣,分布于城關、西城、梅仙、新陽等地。如此之多的壁畫墓,爲今人展示出了當時社會生活場景、喪葬習俗、審美觀念及民間的繪畫藝術。
古錢幣窯藏的不斷發現,也爲三明人帶來了不少的驚喜,如建甯黃埠鄉封頭村發現的窯穴,內藏古錢幣達五噸六七十萬枚之多;近年泰甯、清流等地也相繼發現古錢幣,這些都爲研究福建地區宋元之際政治、軍事、經濟及貨幣鑄造、流通等提供了實物資料。
綜上所述,如何建立文物保護利用平台,將以上文物及遺址保護好、利用好,需要精心來打造。首先要實施推進萬壽岩國家考古遺址公園、明溪南山遺址、清流狐狸洞等重點項目建設,打造舊石器、新石器直至青銅時代、商周時期的考古旅遊一條線。其次,實施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保護規劃和維修方案的編制,加強永安吉山、青水滄海、將樂良地村、尤溪雙鯉村、清流賴安村等國保、省保集中成片傳統村落整體保護利用方案編制實施。三是要利用現有的傳承基地,促進文化遺産的保護開發利用,如泰甯梅林戲展示傳承基地建設、將樂竹紙制作技藝保護基地、甯化木活字印刷文化保護基地等。
(四)主流媒體及輿論導向平台
一是要增強主流媒體的輿論引導能力。加大對三明日報社等主流媒體單位的投入與支持,鼓勵探索適合的融合轉型道路。通過強化互聯網思維,創新體制機制,打造全市傳播力最強的新聞客戶端和手機報,形成移動新媒體矩陣,推動三明日報社報網內容采編平台融合和采編流程再造。二是加快印刷業和多元傳播渠道建設發展步伐,推進中國印刷博物館福建印刷文化保護基地甯化木活字基地項目建設。三是加快實施全市廣播電視節目無線數字化覆蓋工程、整合全市城鄉廣播電視傳輸覆蓋網絡資源,實現國家、省、市及全市農村有線廣播縣鄉村三級聯播聯控、村村響系統有效對接。
(五)文化旅遊平台
文化旅遊業要圍繞地域特色文化資源來打造,說來容易,實施起來極難。旅遊景觀的建設、文化資源的利用、旅遊演藝的策劃、互聯網+的營銷、旅遊精品線路的規劃、交通設施的完好等等,總之旅遊“七要素”都離不開精心打造。因此,如何引導各縣制訂旅遊産業發展規劃(中、長期目標),構建三明文化旅遊産業帶,是一個首先要解決的問題。第二,來三明旅遊,遊客需要什麽?來三明的目的要清楚。因此,三明旅遊業才會懂得去發展、去建設。如自然生態、綠色森林、紅色蘇區、客家祖地、文物考古、古村古寨等,只有目的明確,目標清楚,才能做到産業發展規劃清晰、特色文化産業配套、文化旅遊連點成線,最終形成有三明特色的文化旅遊産業集聚區。
(六)互聯網+ 新業態
要加快“互聯網+”新業態的培育發展,如“互聯網+文化産業”,要研究出台實施方案,以線上線下相結合文化産業新業態爲扶持重點實施一批“互聯網+”概念文化産業項目。在文化市場管理方面,全面接入“全國文化市場技術監管與服務平台”,推行“互聯網+政府監管”監管方式,堅持集中管理同日常管理相結合,不斷淨化文化市場。
還有許多平台,如三明市文化創意設計公共服務平台、“文化教育産業”小微企業扶持資金平台等,不一一舉例。
三、保障措施
1、加強領導
各級黨委和政府要把文化軟實力建設列入重要議事日程,建立工作責任制,作爲評價地區發展水平、衡量發展質量和領導幹部工作實績的重要內容,制定確實可行的工作考核指標,加大對各級提升文化軟實力工作的督促、檢查和考核力度,能力營造有利于文化軟實力發展提升的良好氛圍。黨委宣傳部門充分發揮協調指導作用,相關部門積極支持、密切配合,職能部門切實履行各自責任,形成推動文化軟實力發展的合力。
2、加大投入
繼續貫徹落實三明市委、市政府制定出台的《關于扶持文化産業發展若幹意見(試行)》,自2012年起,市財政每年安排1000萬元用于支持文化産業發展,結余部分不清零滾動至下年支出。合理劃分各級政府提升文化軟實力支出責任,建立健全提升文化軟實力財政保障機制。公共財政投入向基本公共文化需求傾斜。鼓勵和引導社會力量提供公共文化産品和服務。重點扶持特色文化産業項目建設,支持文聯、文化科技研發應用和提高文化企業技術裝備水平。繼續落實中央、省支持我市文化建設的政策措施,支持符合條件的文化企業、園區向上申報省級以上稱號,爭取中央和省級以上文化産業專項扶持資金。全面落實我市文化産業發展的一系列政策,特別是貫徹落實市委、市政府《關于全面推進大衆創業萬衆創新基地城市示範工作的實施意見》,加大力度扶持小微文化企業發展。
3、培養引進人才
提升文化軟實力,離不開人才隊伍。因此,要以人才資源能力建設爲核心,抓住培養、引進、使用三個環節,增加人才總量,優化人才結構,提高人才素質。大力實施文化産業龍頭促進計劃,引導文化企業加大對技術裝備和科技研發的投入力度,引進核心創意人才、高端技術人才和經營管理人才,完善和創新商業模式,開展産業配套協作,不斷推出融入三明元素的原創文化産品和服務。鼓勵金融機構積極參與推動文化産業發展,創新適合文化企業和文化項目的金融産品和服務,爲企業提供積極發展動力。
堅持按需引進的原則,重點引進緊缺的高層次人才和創意産業人才,構建引得進、用得好、留得住的人才服務體系。加強人才能力建設。建設一支素質優良、務實高效的公務員隊伍和文化企事業領導幹部隊伍。加快建設一支高素質複合型的文化經營管理人才隊伍,提高文化企業經營管理人才的競爭能力。同時,健全基礎公共文化服務隊伍。建立健全基礎文化經營管理人才選拔制度,造就一批懂文化、會管理、善經營的優秀文化經營人才。
 
(責任編輯:三博)